畫雪61年,74歲老人一支鉛筆將雪畫活,竟然連普丁都被騙了

aiya 2021/12/19 檢舉 我要評論
 

被你寵的小姐姐百萬青年的根據地,這裡有最新鮮的資訊、最獨到的原創觀點、最實用的干貨、最真實的海內外故事。作者:一個常年混跡網絡的美少女aiya!

 

只有形式對心靈產生作用時,我們才能理解和欣賞一件作品; 也只有通過形式,我們才能理解內容並欣賞一件作品。—— 康定斯基

2015年普丁在參觀俄羅斯博物館時,站在一張作品前不由感歎: 拍得多美的雪景照!

隨行工作人員 趕緊趴到普丁耳邊小聲提醒: 「老大,這不是照片, 而是黑白雪景畫。

讓普丁鬧出「笑話」的,不是別人,正是格魯吉亞功勳畫家:Guram Dolenjashvili。

他外號「雪魔」,從13歲開始,到如今74歲,默默畫了一輩子雪。

他筆下的雪,不再是單純的 白雪皚皚、銀裝素裹,反而有一種蒼茫遼闊的壯美。

在一片遼闊蒼茫的天地中,

不經意又透出幾分靜謐與溫暖。

所有的作品,對光影的掌控近乎完美,細節的拿捏更讓人拍案叫絕。

然而讓人難以置信的是,畫出如攝影質量般的作品,Guram用的僅僅是一支鉛筆。

1943年,Guram出生于格魯吉亞一個木匠之家,父親長期酗酒,一不高興就打罵母親和姐姐。受不了丈夫的暴力,母親在一個暴雪寒夜離家出走,Guram為早日逃脫父親的夢魘,13歲就自力更生跑到一家小商店當售貨員。

寒冬時節,Guram經常一個人望向窗外,看著鵝毛大雪發呆流淚。

「每一天,我都盼著母親歸來;但內心又不願她真回來,希望她在遠方過得幸福。」

大雪覆蓋萬物,商店生意冷清時,閑著無聊的Guram 會一遍遍在紙上畫下,母親離家的那條路。

旁人都說他失心瘋,只有Guram自己清楚,畫下來的時候,心裡的疼,便減弱一些。

繪畫對他而言,不是炫技,而是療愈。

「只有投入繪畫時,我才不會惶恐,內心有十足的安全感。」

就這樣,從13歲開始,Guram整整畫了61年。

經常是大雪封山、萬籟俱寂,人人都躲在屋中取暖的時候,Guram獨自一人出門了。

零下十幾度的低溫,哈氣成冰,Guram在厚厚的雪層中,不知不覺,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有次他沉浸在 白色的童話世界,忘了自我的存在,差點就凍僵在廖無人煙的郊外,幸而被一位出門清雪的老太太發現。

這樣的事故屢見不鮮,旁人都把他當「瘋子」,對其反常的行為難以理解。

但實際上,Guram只是單純想 在不同時段,不同地點,

欣賞白雪即時即刻的美。

「每一刻,每一個場景,獨特的光線都會讓雪花驚豔。」

雖然父親的暴力、母親的離家,給Guram心中帶來難以磨滅的傷害,但他筆下的雪世界仍有不言而明的溫暖。

雪是冷的,心是暖的。

1979年,Guram的作品第一次在南斯拉夫繪畫雙年展上出現,便轟動畫壇。人們紛紛評價「看Guram的作品,仿佛自己已置身于白雪茫茫的世界。」「他對光線和陰影的把握,出神入化,你難以想象締造這一切,用的僅僅是一隻鉛筆。」

此後,在世界范圍有影響力的俄羅斯博物館、德國現代藝術博物館、歐洲雙年展等大大小小67家藝術機構爭相為其舉行展覽。

然而Guram這個倔強的老頭,早已把名利看淡,大多數時候他都在鄉郊守著自己的小屋,春季耕種,冬季賞雪。

有記者跋山涉水,找到老人所在的居所,請教他給後輩的一些經驗,老人很樸實地說道:「農人在春天播種,講究時節,可畫畫,什麼時候都不算晚。」

對于人們稱他「雪魔」,老人也笑笑回應:這世上沒有神魔,如果有,也只是純粹、用心,把一件事反復做。

聚焦熱點,分享最新鮮的資訊,輸出最有態度的 點評。關注aiya,帶你一鍵get√新世界!

被你寵的小姐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