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後的宮崎駿少女:Anky Moore,用插畫重塑影視動漫的經典角色

aiya 2021/11/29 檢舉 我要評論
 

被你寵的小姐姐百萬青年的根據地,這裡有最新鮮的資訊、最獨到的原創觀點、最實用的干貨、最真實的海內外故事。作者:一個常年混跡網絡的美少女aiya!

 

在影視劇裡,我看別人的故事;心裡想的、筆下畫的卻是自己的人生。——安琪·摩爾(Anky Moore)

影視劇中,什麼樣的情節才會讓你陷入思考?是戲裡戲外都是人生的《霸王別姬》,還是猜中了開頭卻猜不到結局的《大話西遊》,抑或是一入江湖歲月催的《笑傲江湖》?不論故事怎樣變化,當它們成為生命中難以忘懷的體驗時,身為數碼插畫師的安琪·摩爾(Anky Moore)便會以自己的視角來重塑這些經典。

重塑經典

生活中總有些畫面,儘管陳舊,卻不時地浮現在腦海。經典總是難以超越的,佳作也總是難以再續的,這也許就是經典之所以成為經典的原因吧。然而有一種藝術形式卻可以跨過原作的藩籬,以個性且直觀的方式詮釋心中的經典,那就是插畫。

當人們對原著中的人物與場景已經有了根深蒂固的印象時,仍有一些人,始終探索著故事與角色的可能性。或許他們的創作無法滿足所有人的期望,甚至有人還會嗤之以鼻,但相較于原著,這樣的作品卻多了份率真的理解與超然的詮釋。喜歡,並以自己的風格給予經典全新的面貌,如果這的確是畫者眼中的經典,又有何不可呢?

《霸王別姬》程蝶衣

《大話西遊》紫霞仙子

《笑傲江湖》東方不敗

記憶中的經典

透過觀察,摩爾以數碼繪畫的方式描繪了《霸王別姬》里程蝶衣的一啼千古、《大話西遊》裡紫霞仙子的一眼萬年,以及《笑傲江湖》裡東方不敗的一瞥驚鴻。不難看出,她筆下的人物多以影視劇中的經典角色作為創作腳本,扁平化的視覺效果中有著幾分中國剪紙的韻味,無論人物造型還是場景構圖都極具個人特色。

基于經典的創新,不僅需要突破角色的固化形象,更要在重塑中保留那些可以喚起觀者記憶的必要元素。運用簡單的點、線、面等視覺要素進行藝術加工,摩爾將原著角色的「神」抽離出來,加之「形」的再造,雖不能做到絕對的嚴謹,但在目光接觸之際,完全可以辨識其真正的出處與身份。對于一位插畫師而言,能夠做到這般的「破立相宜」,也是頗為不易的。

《紅樓夢》林黛玉

《神雕俠侶》小龍女

《胭脂》藍胭脂

有一種童年叫宮崎駿

純淨的藍天白雲、蔥郁的鄉間小路、隨心的自由奔跑,運氣好的話還能遇見在樹洞裡打盹的龍貓……這就是宮崎駿動畫從心底迸發出的平凡幸福感。

《龍貓》草碧梅

《哈爾的移動城堡》蘇菲

《天空之城》希達

除去對中國經典影視角色的熱衷,摩爾還偏愛刻畫宮崎駿故事裡的女性主角。她筆下的主角們少了些許原著的天真爛漫,多了些精緻的面龐與成熟的憂鬱。在原有造型的基礎上,她將更具現代感的女性魅力融入到每一幅作品中。飄逸的秀髮、飽滿的紅唇,每一處細節都延續了經典、也創造了個性,所以在她的畫中,成長不僅屬于現實中的自己,也屬于每一個童年的卡通小夥伴。

《借東西的小人阿莉埃蒂》阿莉埃蒂

《魔女宅急便》琪琪

《崖上的波妞》波妞

花之仙子

愛上電影,她就把角色畫出來;愛上動漫,她便將成長畫出來;愛上花朵,她也能令花如其人。提取花朵的特性,將其具象為虛擬的人物,摩爾的數位肖像插畫不僅能夠依託已有的角色形象完成重塑,更可以以物度人,塑造完全屬于自己的原創角色。

紫羅蘭

雛菊

黑色曼陀羅

玫瑰

薰衣草

可以深諳花語,也可僅臨花相,無論創作的靈感源自何處,女孩與花似乎總有著息息相關的絲連。摩爾要做的,即是找到這種關聯,再賦之以幻夢的色彩、感性的五官、優雅的情態,一幅幅極具認同感和辨識度的「花之仙子」便亭亭玉立在眼前。色彩編織了氛圍,情感譜寫了韻味,至于她們與花的故事,正是觀者需要完成的幻想。

牡丹

水仙花

鬱金香

小插畫,大文化

摩爾喜歡繪製肖像,更喜歡用自己的方式創建角色。這種趣味橫生的數字藝術在一定程度上借鑒了版畫的風格,畫中的影視人物、動漫角色、原創形象在東西方文化的借鑒與融合中,非但沒有格格不入,反而產生了極為和諧的視覺質感。

通過圖形的整合與色彩的調製,摩爾將其內斂而精緻的世界觀散佈于人物的表情、百變的髮型與時尚的服飾之中。而簡潔明瞭的背景又把復古之韻與現代之美融合得恰到好處,大面積低飽和度色塊的運用更是將作品的質地推向溫暖宜人的時空裡。在這樣的時空裡,簡單的插畫也可以美不勝收。

文化的頑強與延續,其本身即是一幅變化莫測的畫卷。它超越了各式各樣的人和流光溢彩的時代,在歷史發展與融合中成型,又不斷催生出新的文化與新的融合。實際上,文化的注腳不止于名家名作,只要願意,任何人都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頑強與延續之力。

聚焦熱點,分享最新鮮的資訊,輸出最有態度的 點評。關注aiya,帶你一鍵get√新世界!

被你寵的小姐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