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丹青以0分考進頂級院校,憑一幅《牧羊人》賣1.61億成當代最貴油畫

說到油畫,最讓小編印象最深的是這位

當代油畫領軍人物——冷軍

冷軍從藝四十多年,

畫了無數張經典油畫作品

他一生只愛畫美人,

而且一張比一張美

賣畫一張比一張昂貴

其中他的作品

賣得最貴的是這幅《蒙娜麗莎》

這幅畫以 5800萬起拍,以7000萬落槌

加上傭金8050萬成交

創下了冷軍的拍賣新記錄

轟動了整個畫壇

纖毫畢現,精致入微、栩栩如生的筆觸

看到了嗎?我仿佛看見畫中的女子在動

▲放大30倍,看到眼睛紅血絲、雀斑還有衣服線頭都那麼清楚,也太細致了吧!

冷軍的超寫實油畫已經足夠讓人覺得膜拜,

然而,還有比冷軍更厲害的另一位大神

陳丹青

陳丹青的畫作不多,

但是一旦「產出」

作品幾乎是以「億」為單位

2021年6月4日晚,陳丹青畫作《西藏組畫·牧羊人》,在北京保利春拍, 畫作從8000萬開始起拍,到9200萬,再到價值1億,經歷10分鐘,僅剩兩位買主展開正面交鋒,在最后幾秒時間,其中一位買主以1.4億元 落槌,加上傭金1.61億元成交,成為中國當代藝術最高價。

圖為《西藏組畫 牧羊人》

▲牧羊人之吻成為被世界記住的一個吻

局部

值得一提的是,陳丹青這幅畫,在2007年拍出過3584萬元,成為當時最貴的中國當代油畫作品之一,時隔15年再次成交,陳丹青這幅畫價格提升了4倍。

有人說陳丹青的畫賣得太貴了,畫作看起來很普通,1.61億元人民,就兩個牧羊人害羞的親親照片,筆觸粗糙,黑乎乎的一片,作品其實是一毛不值,有人說不貴,有人說值得,因為陳丹青是跨時代大師,畫面靈動、很有生活氣息,各個階層,年齡層次,一看就懂作品,是佳作。

▲圖為牧羊人小線稿

▲圖為牧羊人小線稿

▲圖為牧羊人小線稿

陳丹青1963年出生在上海,是80年代畫壇最具有影響力、具有才華的青年油畫家。藝術家、作家、文學評論家。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憑借《西藏組畫》聞名海外,成為中國油畫界巔峰人物。他曾大膽說: 「畫作拍賣是有錢人玩的把戲」。

兩個字形容他的畫作

「扎實」

陳丹青的畫風具有一種優雅而樸素,

睿智而率真的氣質

▲圖為油畫《康巴漢子》

陳丹青的畫耐人尋味、讓人愛看

他用高超的似真非真的寫實手法,真實地表現了

藏族人民濃厚的生活氣息,

樸實無華、內容生動

令人百看不厭

畫中這些藏民有著深褐色的皮膚, 碧波盈盈的眼睛,穿著厚厚的大棉襖,腰系鮮艷如虹的氆氌圍裙,烏黑的頭髮摻進五色絲線扎,大辮盤在頭頂上,他們性格豪邁、熱情、奔放,女人面對情人常常掩面羞澀。

▲圖為油畫《進城》之二

30年來,他兩次進藏,

第一次是1976年畫的《淚水灑滿豐收田》,

第二次是1980年創作的《西藏組畫》,

為了畫這些題材

陳丹青跑去了西藏

在那里整整待了 三個月

這是他1980年創作《西藏組畫》

題材幾乎囊括了西藏景物和社會生活的全貌

圖為陳丹青的小線稿

《母與子》

小學畢業,外語0分考進了央美

陳丹青出生在一個偏僻、山旮旯的地方

為了走出農村

他拼命努力地學習

終于被 南京招商局錄取,他心想,總算熬出頭了當體檢順利通過后,他穿著帥氣的中山裝去面試

不幸被一個關系戶頂替了

又可憐巴巴擠車回到村里

恨得咬牙切齒、又氣憤又絕望

▲圖為自畫像

那年他已經22歲,

這次失敗也徹底激發了陳丹青擺脫命運的束縛

后來他一心撲在繪畫上

心里想,只有畫畫才能拯救自己

1978年,全國恢復大學聯考,

陳丹青報考央美,

還調皮的在英語試卷上寫了這句牛逼的話:

「我是丹青,沒上過學,不懂外語。」傲然地離開考場了

就這樣,他以專業第一,英語0分的駭人成績

考上了中央美術學院的研究生班

直到現在

陳丹青仍是唯一一個外語0分考生

中央美術學院的學生

他去學校報到,老師讓他填寫學歷

他就寫: 小學畢業

(但實際上,陳丹青上過兩年國中,

英語沒正經學過,渾渾噩噩混了兩年

就[插·入]了幾十萬青年的隊伍中

出來務農了)

在美院學習,陳丹青終于有了人生中 第一個畫室

在人們眼里,他并不是一個老實憨厚的好學生

他的主業是撩妹,副業才是畫畫

很多人評價他: 會畫畫的臭流氓

但陳丹青毫無在乎別人的看法

1976年第一次來到西藏,

陳丹青一下子懵了:

這里一人一物,一草一樹

全是繪畫的素材

他在西藏待了三個月

畫了很多油畫,很多素描線稿

他把畫筆聚焦在藏族人民的民俗風情上

讓很多人大開眼界,驚訝:

媽呀!原來油畫可以這樣發揮,

原來西藏也可以這樣畫

在他的題材里面

有奔馳的飛馬、有皚皚白雪、有奇特鄉村風情....

去西藏寫生,給陳丹青帶來無限的創作靈感

因為這組《西藏組畫》陳丹青在畫圈名聲大噪

最后得以留校任教。

▲圖為陳丹青自畫像

/ 辭去教授:藝術學院應該招一些瘋子,

而不是那些文化成績優秀孩子 /

因為專業太過于出色,

還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聘為教授

還是博士生導師

2002年,他首次招博士生,

他帶領的一個學生繪畫專業第一

卻因為英語差一分落榜

向學校通融,未果,

又讀一年,還是因為英語未及格,

仍被學校拒之門外

陳丹青打抱不平:

這樣搞下去,專業前三的學生一個都考不進來

學生問他: 「老師,請問搞藝術,非得英語好嗎?」

陳丹青無言以對,畢竟當年自己是0分考進來的

最后,陳丹青再也「玩不下去了」,

憤然從清華大學辭職,

他對教育轟炮: 藝術學院應該招一些瘋子,

而不是那些成績優秀的孩子

「我一點不關心學生的英語如何,

因為我看見大家的中文一塌糊涂」

陳丹青很喜歡魯迅

因為他敢說真話,敢罵人、敢斗爭

不會說假話

如今,陳丹青都一把年紀了

如今還敢懟天懟地、為教育界操碎了心

我們社會上需要更多的「陳丹青」,來改變集體的沉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