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畫桃,他畫的4個水蜜桃賣28萬,​卻不如92歲齊白石畫的2個爛桃

沈少博 2022/09/09 檢舉 我要評論

在繪畫界,很多畫家出了名之后,就有許多人拿他們來作比較。

比如,薛廣陳和齊白石

一個油畫家,一個國畫家

兩位不同時期的畫家畫的桃,還是有很多的不同之處的,首先在價格上就不同

薛廣陳畫的四個桃子賣28萬

同其他知名大師一樣

薛廣陳也是屬于靜物寫實的代表人物之一

雖然名氣不高

但張張卻是神作

薛廣陳畫的水蜜桃,宛如少女的臉蛋

白里透紅,嫩的幾乎可以掐出水來

逼真到仿佛桃子就在你眼前

讓人忍不住伸出手觸摸

誘人的質感,讓人直流口水

▲隔著屏幕就能聞到水蜜桃獨特的香味,簡直甜得不要不要

用放大鏡放大十倍后

可以看出水蜜桃的表面上裹著一層

精致細微的小絨毛

就連桃尖的紅色都能畫出透明的質感

可見還原度百分百

薛廣陳把這四只水蜜桃安置在三塊破水泥磚上

在很多專業的畫友們來看

他的桃子畫的相當精彩了,戲份也很足

繪畫功底沒的說

算是大師級別

除了這4只晶瑩剔透的桃子

薛廣陳畫的三塊破磚

被刻畫的栩栩如生

細節之處無不讓人拍案叫絕

在拍賣市場上, 拍出28.75萬元

對于一個70后出生的油畫家來說

能拍出這樣的價格已經很不錯了

薛廣陳畫的半個柑橘,賣17萬

↓↓↓

▲上圖為薛廣陳油畫,被剝開的半只柑橘

黃澄澄的橘子,汁胞顆粒飽滿

橘皮橘瓤撕開的痕跡,白色橘絲上的水珠

果皮疙瘩粗糙的質感

都清晰可見

仿佛橘子的每個細胞都被他刻畫得栩栩如生

▲這幅畫家也下了不少真功夫,在拍賣市場上拍出了17萬高價

這幅是薛廣陳畫的李子

5個紅的和3個青的

同樣是放在破紅磚上

同時,他畫的《丹果知秋一》拍出了43萬的高價

▲薛廣陳油畫,栩栩如生的柿子,惹人喜愛

薛廣陳還喜歡畫破紅磚上綠藤蔓延的小花卉和水果

《紅肥綠瘦》 30x90cm 布面油畫 2019年

他老愛畫李子、柿子、桃子、柑橘、蘋果、蔬菜等等

同樣他也是將果蔬畫在磚頭上

有人說他為了獲取效果

將果蔬畫在磚頭上的反差

是為了 炫技

也有人質疑他這幅《紅肥綠瘦》

是打印畫、復制品

但不管怎麼說

都是畫家一筆一畫塑造出來的

薛廣陳畫了這麼多油畫

最為人們熟知的還是他這幅 28萬的桃子

活靈活現把現實中的水蜜桃的所有瑕疵都給剔除了

只展現了水蜜桃的完美和誘人可愛的一面

同樣是畫桃子,國畫大師齊白石也畫了一幅《長壽》

兩只碩大的水蜜桃

外形看起來像石榴的桃子賣 4025萬

齊白石畫的2個爛桃賣4025萬

▲92歲的齊白石贈楊虎將軍《滿堂吉慶圖》以3500萬元落槌,加傭金最終4025萬元成交。

畫面上的兩只桃子只是寥寥數筆勾勒而已

并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無非就是多了兩行字

一個大燈籠,一束野牡丹,一掛鞭炮

雖然都是一些喜慶的物件,但看起來很庸俗

▲圖為齊白石

一個是高級版寫實油畫匠

另一個是國畫寫意風大師

這兩人的價格相距很大

網友大反常:一個寫意,一個寫實,

一個死去的畫家,一個活在人世的畫家

怎麼能拿他們來作比較?

也有人說:兩個畫家身份大懸殊

一個是名垂青史已故國畫大師

一個是名不見經傳的年輕油畫家

這一點毋庸置疑

其次

齊白石歷來有水墨三絕之稱

畫桃一絕、畫蝦一絕,畫荷一絕,并稱三絕

他筆墨章法生動

篆書提拔、搭配非常巧妙

疏密有致,描繪出了桃子的新鮮感

又烘托出了仙境的氛圍

最后,

齊白石贈畫都是大名鼎鼎的級別人物

比如李宗仁、楊虎將軍

作品因人而貴

這是收藏界的套路

早些年,齊白石無論是賣畫還是賣字都是按量來算的

沒錯,齊白石就是這麼干

作品明碼標價多少就是多少

不能討價還價

要加字就需要加錢

人家求他畫畫

不管是畫蝦畫魚畫虎畫蟹,畫白菜畫桃子...

都是以數量論價

2013年12月2日,北京保利「中國現代書畫夜場上」

齊白石的《花實各三千年》以3000萬落槌,加傭金達到了3450萬元

4個蟠桃賣出了3450萬元

相當于一個桃子的價格就超過800萬,

這樣的天價桃子夠你在北京買套房了

▲齊白石《花實各三千年》1937年作

很多人認為這幅壽桃之所以賣得高價

是因為齊白石把作品贈給名人李宗仁

他提出了

「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的理念

齊白石被人稱為畫壇頂尖人物

在老年時期特別喜歡畫桃

他筆下的桃子像籃球一樣大

紅潤,飽滿

墨色淋漓盡致,筆墨粗獷樸拙

表現出桃實嬌艷的特質

看了讓人饞涎欲滴

對于兩位都是畫同一題材的畫家

從影響力來講齊白石完勝薛廣陳

很多網友說:齊白石的畫畫出了桃子的味道

而薛廣陳是畫匠,寫實油畫的桃子像照片,沒藝術感

也有人說:齊白石的畫是因人而貴,名氣炒出來

僅此而已

總之,十個人有十張嘴的說話

一個是追求極致的寫實匠人

一個是在講國畫的精神

兩人在不同技法上充分展現了各自的才華

對此,你們怎麼看待他們兩人的水蜜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