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女性器官畫賣3.2億元,卻一點不艷俗,拒見畢加索,談忘年戀

這位藝術家身上有著很多迷人和傳奇

拒見畢加索

和弗里達傳緋聞

成就草間彌生

還是世界上女藝術家中畫作拍賣價最高的人

獨居沙漠

一幅畫作拍賣出444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3.2億元

她的一生畫了很多「花卉」

也就是女性器官

卻讓人覺得一點都不好色和違和

她的畫風格變幻

而她自己也是遺世而獨立

她是上世紀美國的著名藝術家

歐姬芙

她喜歡穿一襲黑衣

面容桀驁不馴

眼神深邃、優雅神秘

她1932年作的這幅曼陀羅

在2014年蘇富比拍賣會上拍了4440萬美元

這刷新了她畫作的拍賣記錄

也讓她刷新了女藝術家的作品拍賣價格

最高的世界紀錄

她畫了很多的花朵系列

畫面色彩淡雅、純凈

只有少數的幾種顏色組成

又或者同色系

每幅畫都給人很神秘的感覺

但是又充滿生命力

細節很細膩

花朵的細節都放大

有種局部、細節的感覺

讓人不得不細細地去端詳

給人發現奧秘

但是不少的專家和評論家

都認為她的畫作具有暗示性

有人說象征貞潔

有人說是女性的器官

也有人說散發著女人味

但也有人充滿「有顏色」的意味

你們如何看待呢

但是畫家本人聲稱

自己的畫作沒有任何象征

都是外部人員想象和臆造的

希望大家單純地審視自然的萬物

她喜歡大家把她定義為

最好的畫家之一

而不是女性藝術家或者女畫家

她不喜歡有這樣的性別感加持

她是一位有著強大自信的藝術家

她1887年出生

父母經營乳牛場

家里7個兄弟姐妹

畫家排名老二

她從小便跟著水彩畫家畫畫

11歲便立志成為藝術家

1905年進入藝術學院深造

1908年獲獎

也是在1908年遇到了未來的丈夫

未來丈夫是一家畫廊的主人

同時也是位攝影家

在美國的攝影和藝術界有著很高的地位

他早已功成名就

而畫家還是位年紀輕輕的畫家

但是攝影家就像伯樂,獨具慧眼

覺得她很有才華

也把她推向了更好的藝術舞台

他們之間如圖所見,相差了24歲,兩輪啊

他們的結合締造了藝壇的神話

他們住在一起4年

為她拍了無數的攝影照片

優雅的、浪漫的

這些照片也是他們愛情的見證

后來攝影家舉辦了攝影展

其中大部分都是歐姬芙的照片

甚至不少是光著身子的

這讓他們一下子陷入了

全民熱議的話題中心

但是,瓜來了

他們住在一起4年,認識6年

攝影家都還是有婦之夫

直到1924年才與妻子失婚

后來與歐姬芙結婚

婚后的歐姬芙開始畫花卉系列

這些畫作在1925年

將她推向了高峰

1929年,她去往新墨西哥州寫生旅行的時候

她被這地理環境吸引了

她太喜歡這樣的荒漠景觀了

這色彩、灌木叢、巖石

深深地吸引了她

于是后來的20年間,每年都來旅行

有時候瘋狂到整個夏天都在這定居

然后將收集的材料帶回紐約

成為創作的靈感

她喜歡這里的荒漠、峽谷、色彩

覺得這里最適合她靈魂的安放

她在這里寫生創作的畫作

讓她獲得了無數的獎項

也讓她在藝壇上名聲大噪

1946年,丈夫去世

她三年沒畫畫

時間都用來整理丈夫的遺產

后來在1949年后搬到了新墨西哥州

從此在荒漠里定居畫畫

她從不愛笑

很冷漠

即使粉絲來看她

她也很冷

甚至不給人看正臉,還把人拒之門外

哪怕畢加索上門見她

也是拒之門外

這在世界上對于她的傳說

又添了神秘的一筆

她不喜歡大家過多的關注她個人及生活

看她的畫作就好了

她每天穿著一樣的衣服

撿石頭、像個荒漠里的巫師

1962年,75歲的她視力開始衰退

逐漸視力和色感減退

她一邊治療

一邊開始做立體雕塑

因為在1973年,有一位年輕的陶藝家

小伙子來到她這里找工作

幫忙她處理家事

相處下,他們成為了親密的關系

他們之間差了60歲

這是忘年交戀吧

后來她一邊做陶藝雕塑創作

一邊用文字記錄自己的人生經歷

1976年出書

1977年紀錄片產生

1972年畫最后一幅油畫作品

1986年,99歲的歐姬芙在醫院去世

遺愿是火化,在荒漠里撒了

在她最愛的山中

她活了近一個世紀

人生充滿傳奇

從小便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一直在堅持做自己的道路上

她在荒漠里獨居了35年

畫下了一幅幅舉世聞名的畫作

她的花卉系列

影響了現代藝術近百年

也讓她成為現代藝術之母

花卉是她筆下

一生的創作題材

但是也是這一系列畫作

讓她受到了不少的非議

在上個世紀

女性在藝術界的地位上很低

因此作品也被不少人用狹隘的思想解讀

說她的花卉畫作是有顏色的暗示

是女性器官

但她一直畫自己的

從不理會外界的聲音

她覺得都是別人的臆想

她桀驁不馴

有著自己的個性

她我行我素

不掩飾自己的情感

不管在愛情上還是藝術上

都是如此

她狂野

渴望獨立

追求靈魂

幾十年的時間都在荒漠中

她喜歡荒無人煙

她并不覺得孤獨

反而很享受

62歲開始在荒漠里獨居

看起來很大膽

但是對于她

卻是享受藝術和生活的開始

她隱居在此,安靜的搞藝術

她的靈魂在這里得到了安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