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風攝影為何流行?一篇文章讓你學會簡約極簡!

何佳成 2023/01/11 檢舉 我要評論

蕭條時代催生生活中的簡約和平淡,在經濟蓬勃發展的年代,簡約也同樣讓人賞心悅目地存在著。在二維空間中,簡約依舊讓人感覺與眾不同,特別是我們標題中提到的簡約的極限。

我曾經看過新加坡攝影師David Low的作品,他的作品時刻提醒讀者什麼是簡約的極限,他喜歡拍攝黑白作品也是他簡約的一個表現吧。

攝影是一種減法。或許都知道這個道理,因此有人會說,簡約我知道,就是減法。減法指在畫面中減去干擾主體表達的景物,是對畫面的一種美化。

簡約的含義超越了這個范圍,簡約到極限的手法就更加地有所不同。在風光攝影有賴于畫面中單一的色調和興趣點的對比來出彩,當然這里指的大面積單一色調可以看成單一的細小圖案節律性地出現,也可以看成同方向的線條所形成一種統一。

如一片天空下,在遙遠地平線處的一顆小樹,寬闊海洋中的一塊礁石,樹和那塊石頭可能只占據畫面1%,可能只是其中最深色的物體,而就這1%,卻是最能封存進時間的膠囊。

作品標題: 釣魚

拍攝地點: 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拍攝時間: 2012.08.18

拍攝參數: f/14 1/125s 曝光補償:0 EV 矩陣測光 ISO 100

使用器材: 尼康D3x相機 尼康24-70mm f/2.8鏡頭

拍攝隨筆:每天凌晨的時候,當地市中心的橋面就站滿垂釣的人,一直持續到深夜。橋面的下面有一層樓,布滿了休閑餐廳,時至今日我還能回憶起當地的烤魚的香味。

抬頭看到天空垂釣的魚竿,總覺得過于單調,眼前不停飛來飛去的海鷗落入我的視線,他們也在等待捕捉著自己的午餐。

這些在水中游弋著的可憐的小魚們,它們的周圍布滿誘餌,空中的海鷗等著它們的疏忽。一個念頭浮現在我腦海中,讓鳥和魚竿組成一個風景吧!我選擇一朵白云為背景,等待快速飛翔的海鷗經過。我渴望海鷗能進入白云的中間,可是并不是都那麼如意,這也證實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這句話。

假如畫面沒有這只鳥,畫面就更加的簡約,或許就是進入了極度的簡單。我希望畫面在極度的簡單中能讓人有所聯想,因此我還是喜歡一只鳥掠過的畫面,至于能不能讓讀者看出魚兒處于食物鏈中較低的層次等,總會有部分讀者能讀出。這也是我攝影的追求,圖片后面有故事,還有作者的思想。

長焦是簡約的利器

曾聽人說,學習風光攝影的過程是從長焦到廣角的過程。從鏡頭拍攝范圍來看,從簡約到極限的風光攝影形式來看,這種過程就容易理解了。

長焦很容易對現實世界中的風光進行取舍,也就是前面說的容易做減法。當對攝影構圖有所理解之后,對簡約的極限有所了解之后,使用廣角也能裁剪出這個世界,就是一種提高。

在風景優美的遠景風光拍攝地,隨手都能拍攝出一張照片,我們大部分極度簡約的風光攝影作品都是用廣角拍攝出來的,因此需要大面積地做鋪墊。

這種形式上的簡約到極限的攝影作品,帶給讀者視覺感受上的不同是一目了然的。因此可以把這類作品歸于一種攝影表現形式,這種形式能用大光圈虛化背景,可以用長時間曝光造成畫面的統一流動的效果,可以高調和低調地控制影調來突出畫面的主體亮點,各種技術手法使用依舊。

享受簡約

在我眼中,簡約到極限的畫面總是讓我感覺到寧靜,總是讓我感覺到耐人尋味。這句話前面半段容易讓人理解,后面的有人會感覺到困惑。

假如說簡約是一種生活態度,簡約中的極限是這種態度下的理想追求,是一種境界。在這種境界中,畫面大面積地留白,畫面強迫給讀者的視覺元素很少,卻給讀者留下更大的思考空間,不強迫讀者看什麼,不用光影塞滿你的眼睛,不浮夸、不奢華地述說,給讀者更自由的想象空間,這種想象會跨越畫面主體的隱喻。上面例子中說的小樹,小到卑微,小到微不足道,小到堅強地活著……

這就是簡單到極限的最高境界。

拍攝地點: 中國四川

拍攝參數: f/4.8 1/90s 曝光補償:0.5 EV 矩陣測光 ISO 100

使用器材: 富士FinePix S3 Pro 尼康24-70mmf/2.8鏡頭

拍攝隨筆:在四川的青藏高原邊緣行走,沿途會經過許多斷裂帶和河谷,這些地點都是攝影人的拍攝點。當看到潔凈的背景時,把一匹馬納入鏡頭就構成了一個簡單而優美的畫面。

點擊關注我們←欣賞更多國內外優秀作品

拍攝地點: 馬來西亞仙本那

拍攝參數: f/6.3 1/800 s 曝光補償:-1 EV 矩陣測光 ISO 100

使用器材: 尼康 D3x 尼康20mm f/2.8鏡頭

拍攝隨筆:把相機裝上防水套之后,相機就可以沒入水中拍攝,這張照片拍攝的要點是相機的鏡頭一半露出水面,一半沉入海水中,因此對海水和天空同時曝光,上下不同的世界呈現在同一照片中,簡潔而有變化。

拍攝地點: 南極

拍攝參數: f/8 1/200 s 曝光補償:0 EV 矩陣測光 ISO 100

使用器材: 康泰時645 45mm鏡頭

拍攝隨筆:寒冷的南極有許多笨拙的企鵝,當我們走過冰雪表面后留下深深的小坑,于是離開的時候,都要重新用雪填滿,因為擔心企鵝落入其中無法自拔。在南極,每個小島都有企鵝,這些企鵝能在-60℃的嚴寒中生活、繁殖。在陸地上,它活像身穿燕尾服的西方紳士,走起路來,一搖一擺,遇到危險,連跌帶爬,狼狽不堪。可是在水里,企鵝那短小的翅膀成了一雙強有力的「劃槳」,游速可達每小時25~30千米。一天可游160km。主要以磷蝦、烏賊,小魚為食。

留白的精要

對一幅風光作品做出評價的時候,常常會用透視、立體、留白、布局,線條、色彩等詞語來評論。這些詞句從西洋繪畫、國畫等其他藝術門類中借鑒而來。

不僅如此,還有更加空幻的形容詞語,如風格、視覺感受等。當攝影初學者面對一張照片聽到如此眾多的各種詞意時,瞬間這些在他們眼前原本熟悉的風光開始變得撲朔迷離。

一會兒是中國的、傳統的評價,一會兒是西方的、后現代的語言來描述,當這些詞匯都擠在一塊時,會讓初學者對攝影產生一種神秘感,因此本書力求一圖只說一種原理,避免那種泛泛而談,卻又無法深入的表述。我們現在只談攝影中的「留白」。

國畫講究留白

建筑有建筑的留白,文學有文學的留白,國畫有國畫的留白。國畫中的這個「白」不是空無一物,「白」在國畫中是以一種物體的方式存在,讓讀者感覺到無畫有「話」,營造出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妙境。

攝影的留白和國畫中的在形式上有所不同,國畫中留下的是空白,攝影的留白可以是白色的色塊,也可以是深色的色塊。

2007 年 2 月,我一個人去西藏。第一次進藏的我心中對這片神奇的土地有著無限的憧憬,去之前我的腦海中就裝滿了西藏的蒼茫大氣、如歌如畫的美妙,乃至心中老想著怎麼拍出一種壯闊恢宏的風光。當太陽灑在冬季的拉薩河,河中的熱氣升騰著,在地面附近形成一層白霧,畫面底部是一群麻鴨在河水中嬉戲著。假如僅僅用超長焦拍攝下方的麻鴨,得到的就是生動活潑的動物。

此時漣漪耀眼,假如用超長焦拍攝畫面左上角飛翔的兩只麻鴨,也能得到一幅動態不錯,飛翔姿勢有些拙笨的鳥兒。這兩種拍攝方式都缺少留白,畫面中主體占去大部分的畫面,這樣就會使人感到氣悶和閉塞,更感覺不出飛翔的自由和任性。

作品標題: 絕唱

拍攝參數: 1/50s f/11 曝光補償:-0.5 EV

使用器材: 富士S3 pro數碼相機 尼康70-200mm f/2.8鏡頭 GITZO/捷信G 1227碳素腳架 岡仁波齊NB-2云台

拍攝隨筆: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海拔3800m的世界屋脊上,在寒冷的冬季,這里有如此多的鳥兒在嬉戲,在嚴酷的環境中人跑動幾步就感覺到難受,而飛翔中的鳥兒呢?他們在空中飛過時還那麼輕松嗎?在拉薩的幾天時間中,早晚我都包租一輛的士前往這條河,在這條河邊我拍攝出自己所喜歡的風光作品。

攝影也留白

我想有人會問,為何要有留白?我想留白至少有三大好處。

其一,在畫面主體周圍留白之后,使得主體更加突出,主體在畫面中的大小因為增加留白減小了,但影調的對比或者畫面留白部分的潔凈造成了主題被強調和突出。

其二,假如畫面中有運動的物體,人們習慣在其主體運動的方向前面需要有一個空間,假如有障礙物擋在物體運動方向上,會讓讀者有不舒服的感覺。由此看來適當的留白能讓畫面物體的運動看起來舒展。

其三,留白還突出了物體的大小對比,當你近拍一只動物時,有可能因為失去參照物讓讀者無法分辨出它的大小,當你把這個動物放在天地間進行構圖時,可以很清楚動物和大地的大小關系,甚至可以從中感受到自然之博大。

還是回到拉薩河邊的這張圖吧,中央部分的留白讓畫面潔凈了,變得靜謐有趣,這部分空白的部分演繹出的意境是單獨存在的景物所表達不出來的。人的思緒還會通過畫面背后山的壯闊和麻鴨的弱小對比開始浮想聯翩。

倘若上方沒有兩只麻鴨飛過呢?留白就有可能轉化為蒼白。畫面中的留白部分和主題必須有因果關系,這種因果關系必須是讀者所熟悉的,如白雪皚皚中的一只奔跑的北極熊,假如你拍攝成四周大面積留白的畫面,讀者立刻便能聯想到那兒曠野的巨大和寒冷。

能用作品來告訴別人你的感受說明你拍攝成功,這也是攝影師的必備能力。

謹記: 留白是讓讀者用大腦來閱讀,它讓眼睛休息,讓大腦開始聯想。留白是讓畫面簡潔,主體更加突出,而不是蒼白無力,無病[呻·吟]。成功的留白留下了一個三維的空間(把平面影像視作二維),這第三個方向就是留白能為你的思維插上想象的翅膀。

拍攝地點: 美國

拍攝參數: f/2.8 1/300s 曝光補償:0 EV 矩陣測光 ISO 100

使用器材: 尼康D3x數碼相機 尼康70-200mm f/2.8鏡頭

拍攝隨筆:在很遠處就見到有幾只水鳥在小溪邊游蕩著。黃石公園地熱資源豐富,秋天的水面泛著熱氣,我靠近,再靠近些,目的是為了拍下這些鳥兒飛起來的場面。在國內,許多發燒友會在拍攝前給鳥兒投擲一塊小石頭,而在這里任何驚嚇動物的舉動都是不明智的。因為我的靠近總算拍攝到鳥兒飛起來的場面,此時用較長焦距鏡頭把后面的山和周圍的環境都隱去,畫面變得簡潔,呈現出高調的效果。

拍攝地點: 中國新疆

拍攝參數: f/8 1/250s 曝光補償:0 EV 矩陣測光 ISO 100

使用器材: 富士S3數碼相機 尼康70-200mm f/2.8鏡頭

拍攝隨筆:禾木村是圖瓦人的集中生活居住地,是僅存的3個圖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納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遠和最大的村莊,總面積3040平方千米。

這里的房子全是原木搭成的,充滿了原始的味道。禾木村最出名的就是萬山紅遍的醉人秋色,炊煙在秋色中冉冉升起,形成一條夢幻般的煙霧帶,勝似仙境。在禾木村子周圍的小山坡上可以俯視禾木村以及禾木河的全景:空谷幽靈、小橋流水、牧馬人在叢林間揚塵而過……

拍攝地點: 馬來西亞

拍攝參數: f/16 1/250s 曝光補償:-1 EV 矩陣測光 ISO 100

使用器材: 尼康D700數碼相機 尼康70-200mm f/2.8鏡頭

拍攝隨筆:這種大面積的天空留白對經驗老到的攝影師來說是比較簡單的構圖。常規的情況下,當天空云彩多的時候,就把大面積留給天空。本圖中天空的色彩比地面強,因此舍去地面而保留天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