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眼女孩」蘇明娟:8歲的她因一張照片火遍全國,現狀讓人感慨

何佳成 2022/11/07 檢舉 我要評論

教室里,攝影師解海龍正在拍照,面前寫作業的小女孩抬起了頭,似乎是意識到了有外人到來。解海龍愣了一下,他從沒見過如此 清澈又純真的眼神,職業習慣讓他本能地按下快門,記錄下了這個瞬間。

隨后,這張照片被配上 「我要讀書」四個字,發表了出來。照片中的女孩因此火遍了全國,她所處的艱苦環境也開始引起這個社會的重視...

昂貴的學費讓蘇明娟格外珍惜上學的機會

蘇明娟1983年出生在安徽省金寨縣的一個小山村。這個村子是出了名的貧困村,而蘇明娟家則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貧困戶。蘇明娟的父親叫蘇良友,他是一個非常勤勞的男人。可在那種環境下,勤勞并不一定能致富,甚至連家里的溫飽都要快顧不住。對小時候的蘇明娟來說,吃不飽飯是經常的事情。

一轉眼時間來到1990年,7歲的蘇明娟已經到了上學的年齡,這事讓蘇明娟的父親犯了難。上學的費用一個學期要將近100塊錢,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越是窮的人家,往往越寄希望于下一輩能靠讀書改變命運。蘇良友也不例外,他明白女兒不能沒有文化,不能在家跟著種地。他咬咬牙決定:就算 再困難也要供女兒上學!

蘇良友平時賺錢的手段,除了在家種地就是上山砍柴。辛辛苦苦幾個月下來,才勉強攢夠女兒上學的錢。他把蘇明娟送到學校,叮囑她好好讀書,便趕忙回家干活了。

蘇明娟心里也明白,父親負擔自己的學費已經很辛苦了,自己在學校一定要好好學習。

也許是生來條件就差,所以蘇明娟在面對教室的時候,并沒有因為它的破舊不堪而嫌棄,反而是臉上流露出久違的笑容。

攝影師的意外到訪,讓這個小山村不再默默無名

這個攝影師叫解海龍,是從大城市過來旅行攝影的。他途徑蘇明娟所在的張灣村時,隱隱感覺這個貧窮落后的小村子,會有不錯的素材。然后他便在路旁試探地往前走,拍攝著最原始的農村景觀。

此時前方傳來讀書聲,他抬頭一看發現是幾座破舊磚瓦房。雖然很不愿意相信這是學校,他還是作為不速之客「闖」進了進去,他來到蘇明娟所在的教室。教室門是破的,四周墻壁上都沒有安裝窗戶,光線十分昏暗。 如果不是里面坐滿了學生,他真的會以為這是荒廢了10年的破房子。

幾個正在寫作業的同學,也發現了這個穿著光鮮亮麗的男子。此時的解海龍心里有點難受,大城市出身的他,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破舊的讀書環境。他拿起手中的相機,打算拍一些照片記錄下來。快門「咔咔」的聲音引起了蘇明娟的注意,正在寫作業的她抬起了頭。

解海龍被這個姑娘純真又清澈的眼神給震撼到了,便本能地按下快門,永遠地記錄下了這一刻。拍完照片后他觀察了一下這個女孩: 凌亂的短頭髮;大大的眼睛泛著光,似乎對未來充滿希望:手中依然捏著筆,似乎只有讀書才是她的全部。

解海龍在教室里面跟這些孩子了解了一下當地的情況,又拍了幾張作為留念,便離開了。一路上解海龍心情沉重,他已經沒有游山玩水的念頭了,他決心幫一幫這個貧窮的小山村。他趕忙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北京,把一系列照片都發表了出來。 蘇明娟楚楚動人的大眼睛照片,他特意配上「我要上學」4個字,放在第一張做封面。

照片的故事傳開,愛心人士紛紛伸出援手

也許是這張滿是求學信念的大眼睛太震撼人心,或者是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讓人心疼,蘇明娟火了,連帶著她整個班的同學,以及他們這一整個小村子都沒注意到了。

在這些尊重知識,學習至上的年代,沒有人愿意看到窮人家的孩子上不起學,可現實是世界太大,上不起學的孩子太多了。蘇明娟是不幸的,因為她出生在這樣的環境里,連最簡單的上學都是奢望;可她又是幸運的,她的照片紅了以后,這個小村子的情況被很好心人看到了。

此時許多愛心人士伸出了援手,想要幫一幫這群上學環境惡劣的孩子。有人給他們捐錢,有人給他們捐贈生活用品和食物,經過四面八方匯聚來的這些善意,蘇明娟的生活變得好起來了,連同她的同學們也是如此。

蘇明娟的走紅不光影響到自己的同學,也影響到全國和她一樣貧窮的孩子。蘇明娟的故事也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重視,此時整個社會打算大力推進希望工程,目的就是解決貧困家庭孩子的受教育問題。 當時的希望工程宣傳海報上,印的就是蘇明娟「我要讀書」這張照片。

蘇明娟圓了大學夢,卻開始拒絕好心人資助

受到了資助的蘇明娟,再也不用擔心自己半路會因為缺錢而輟學。此時的她內心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好好學習不辜負好心人的幫助。此時的她已經想好了自己未來的夢想,她要憑實力考上大學,賺很多的錢,然后回報社會。 蘇明娟可貴的地方除了她從小便知恩圖報,還有就是她長大后真的照做了!

此時正在上國中的蘇明娟一天只舍得睡7個小時,在保證充足睡眠之余,除了吃飯她就是在學習。她深知自己起步比較晚,來到中學以后她要付出比同學更多的努力才行。

讓努力成為常態的蘇明娟,在2002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安徽大學。在她考入大學以后,她便要求停止了所有好心人對她的資助。她說: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成年人,我可以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我已經過了需要幫助的階段,請把這些錢拿去給那些更加需要幫助的孩子。

面對好心人的資助她出言拒絕,面對學校發下來的貧困補助她拿去幫助更加貧苦的同學。

在學校學習的課余時間,她便開始了勤工儉學的道路。她可以去大街上頂著烈日發傳單,也可以讓客流量很大的飯店里面端盤子到深夜...她兼職賺來的錢,除了自己的日常花銷,其余的她全部捐了出去。

哪怕是在她畢業后有了工作,甚至結了婚的時候,她這個習慣也從來沒有變過。 因為她受到過希望工程的幫助,現在她也想通過希望工程獻出自己的愛心。

她的愛心有些「過了頭」,她的老公還因此跟她吵了起來。蘇明娟和她的老公結婚后,生活過得一般般,并沒有很富裕,二人努力工作也只是顧得住生活開銷。眼看蘇明娟每個月還要把一部分工資拿去捐掉,她的老公忍不住了: 你捐了這麼多年已經足夠了!現在還要捐?我們的生活還過不過了?我們以后有了小孩需要錢怎麼辦?

蘇明娟沒有被丈夫給說服,她只知道,沒有別人的幫助也許自己還在家里種地。今天自己的一切都是別人給的,自己要懂得付出和感恩。

蘇明娟成共青團省級副書記,此時輿論變了

蘇明娟雖然已經成家立業,但她曾經的影響力太大,大到哪怕過了這麼多年也依然有人在關注著她。這麼多年她樂此不疲給希望工程捐款的事情也被很多人報道了出去,大家紛紛都為她這顆金子般的美好心靈給出了贊揚。

當她得知西藏拉薩市曲水縣的一個地區沒有學校,孩子們沒學可上。她決定不顧一切幫助這些孩子。她聯系到了當初給她拍照片的解海龍,二人一番商量后把蘇明娟那張大眼睛的照片版權公開拍賣,用最終得到30多萬元的資金,全部拿來給這些孩子建造學校。

取之于人用之于人,這句話在蘇明娟身上得到了完美體現。哪怕有人關心她,說她做得夠多了,偶爾也該為自己想想,她也一笑而過。她對如今的普通生活很滿足,她只想幫助更多的人。

然而2017年的一件事,讓蘇明娟的良好口碑遭遇了「危機」。原來,蘇明娟以共青團省級副書記的身份,出席了安徽省共青團的代表大會。

此時在網絡上被曝光后,引起了不小的爭論。有些極端的網友直言: 蘇明娟你「投機取巧」,依靠自己的名人效應進了體制內,你不再是當初那個知恩圖報的淳樸女孩了!

蘇明娟則對此很是淡然,就好像她之前對待金錢的態度一般。她不止一次地表明自己的觀點: 只要跟慈善公益有關的事情我都會去做,我只想有能力幫助到更多的人。大家請放心,我的腰包里不會揣走一分錢!行動就是最好的解釋,請大家監督我!

如此擲地有聲的回應,也感動了那些質疑蘇明娟的網友。

如今的蘇明娟,依然在用自己的行動,幫助著貧困的孩子,回饋著這個社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