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云拍18年,牛津高材生收集365張唯美云照,每一張都令人驚艷

每一朵不期而遇的云,都是生活給我們的驚喜。

一天一朵云從古至今,湛藍的天空,漂浮的流云,見證了太多的人世滄桑。

只是天空、云朵雖美,卻永遠被我們視作背景,甘當烘托氛圍的配角。

然而英國的一位作家加文·普雷特—平尼卻愛云如癡。

他從2004年創立賞云協會,至今整整十八年時間,收集整理世界各地漂浮的流云。

迭浪云,帕特·庫珀 攝于英國什羅普郡布里奇諾斯

云街,也 稱 輻 輳 狀 積 云,塞斯·亞當斯攝于飛往美國阿巴拉契亞山脈南部的途中

懸球云,卡塔林·翁丘牢  攝于法國阿基坦大區費拉角人們都說:

他和賞云協會拍攝收集的云, 比真實的云還美。

日出時分的曙暮光條, 弗蘭克·波瓦 攝于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伯克市附近的奧克斯利山脈

莢狀高積云,出現于法國比利牛斯山脈東端,伊恩·博 伊德·楊攝

積云晚霞,美國舊金山市海灘上,瓊·勞里諾攝柔得似棉,靜得若水。

淡積云,辛妮德·赫爾利 攝于澳大利亞艾利斯斯普林斯鎮東南部的辛普森 沙漠

馮·卡門渦街,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泰拉衛星 攝于南印度洋

俄羅斯東部鄂霍茨克海上空的云街,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泰拉衛星攝但極少有人知道,他十八年如一日的積淀, 不求榮譽,不求贊美。

變幻莫測的卷云,克里斯·德文波特 攝于澳大利亞

日落時分,一張由高積云織成的絎縫毛毯,克里斯蒂娜·布魯克斯攝于英國倫敦市彭奇地區他很少舉辦展覽,也鮮少接受采訪,只是默默地把自己欣賞的來自世界各地愛云者拍的照片,集結成冊,放入書中。

莢狀卷積云,斯蒂芬·英格拉姆 攝于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

貝母云,凱利·漢密爾頓  攝于愛爾蘭基爾代爾郡科拉格

曙暮光條,馬克·海登 攝于美國蒙大拿州比尤特縣加文·普雷特—平尼畢業于牛津大學和中央圣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本是作家的他,曾出版過多部有影響力的著作,在世俗社會名利雙收。

一朵慢跑的西藍花,亞當·利特爾攝然而這些并不曾給他帶來真正的快樂,隨著年歲越長,他越喜歡簡單、純粹、自然的生活,比如觀云。

「我們小時候都喜歡漫無目的地仰望天空。

而一旦我們長大,每天忙忙碌碌關注腳下的事情就不再有時間無所事事地盯著天空看云卷云舒。」

上圖:新西蘭克賴斯特徹奇市上空,格雷格·道森2016年2月攝。

下圖:1889年,梵高畫下他在法國普羅旺斯地區圣雷米鎮看到的景象。

每一朵云,都是對我們生命的一種提醒。

它好似在輕拍你的肩膀,讓你抬起頭,深呼吸,把思緒從塵世的煩惱中解脫出來。

維基·肯德里克攝于美國佛羅里達州查克托哈奇灣悟透的那天起,普雷特開始每天仰望天空,慢看云卷云舒,在忙碌的生活中放空自己。

高積云通常給我們帶來最美日落,史蒂文·格呂貝爾 攝于緬甸因萊湖這一看就是幾十年,過程中,他成立了賞云協會,和4萬多名愛云者一起記錄美麗而獨特的云朵。

鉤卷云,索倫·豪格 攝于丹麥西蘭島的格夫寧格村

漏光成層狀高積云,波比·詹金森 攝于英國多塞特郡

一箭穿心,西姆·理查森 攝于英國埃塞克斯郡他和會員記錄收集的云朵, 似有所言說,又靜默無聲。

埃斯泰因·麥克·阿爾內斯 攝于法國霞慕尼市喬塞勒

糙面云,加里·麥克阿瑟 攝于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州伯尼鎮

伊恩·洛克斯利 攝于蘇格蘭珀斯— 金羅斯區塔姆爾湖。

云朵變幻無定,要記錄別樣的云朵,十分不易!

莢狀高積云,塔尼婭·里奇 攝于新西蘭南島普卡基湖

日落時的莢狀高積云,加里·戴維斯 攝于臨近意大利阿爾卑斯山的瓦雷澤市

「你所關注的天空,是不受你控制的。

你無法為觀云這件事計劃一個特定的持續時間,無法把它安排在一天中的某個時刻。」

當光線與云層交融之時,由于云的厚度不一,所以各處折射出的色彩也全然不同,無數的細節層層疊加,云就呈現出了漸變的效果。

天空被一分為二,肯 尼斯·R.卡登 攝于英國

天空中的字母π,帕蒂·克喬布曼·卡什曼 攝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沙斯塔山上一分鐘你感慨云的光影與姿態,下一分鐘它已然重塑了新的容顏,讓人瞠目結舌。

波狀卷積云好像連綿起伏的山脈,梅麗莎·賴特 攝于蘇格蘭馬里區的洛西茅斯鎮現在你看到的這些美麗云圖,很多都是純粹的巧合一瞥。

一位舞動彩帶的體操運動員,杰特·德夏普 攝于比利時

把球扔過呼啦圈,愛德華·漢嫩 攝于美國新澤西州帕特森市

卷云,一只猛禽正在尋找容易下手的機會,詹姆斯·麥卡利斯特攝于法國觀云是一種心境,而不是一項計劃好的活動。

當天空上演一場表演秀時,你需要暫停手頭正在做的事,并投入其中···」

左圖:莢狀高積云 右圖:美國紐約市的古根海姆博物館云雖有跡可循,卻又需心念其相,心中有云,才能盡展其美。

迭浪云, 哈莉·魯格海默 攝于美國蒙大拿州希爾茲山谷為了記錄一朵云,愛云者在后院、在戶外,有時一等就是一整天,完全忘了自身的存在。

波狀高積云在高層云上投下影子,倫道夫·哈里斯 攝于美國馬里蘭州徹奇克里克鎮他們凝心于大自然對云朵的勾勒,沉醉于每一處光斑的流轉。

混合天空,科林·恩澤爾 攝于法國我們喜歡那種狀態:

看著看著, 好像云已經彌漫在周圍。

甚至有時癡迷到,一個驚雷下來,已然分辨不清黑夜和白天。

「我們愛云的律動,鏡頭的詩意,也隨云朵源源不斷滾涌而來。」

云的夢幻迷離、琢磨不定,就這樣像普雷特這樣的愛云者固定在凡世。

有人質疑普雷特,這麼多年記錄收集云朵,真的不膩煩麼?

怎麼會膩煩呢?云朵那麼美麗,離我們又近又遠,它神秘而變化多端,天空、宇宙、或是整個世界包含千千萬萬,但他們都是一個整體,遵循著微妙的規則。這難道不夠吸引人嗎?

蒂齊亞諾·巴爾托盧奇 攝于意大利拉齊奧區列蒂市每個人對美的事物,都有自己的理解和判斷。

「我喜歡變幻無定的云朵, 愿意一輩子讓其縈繞身邊。」

馬 蒂·貝爾 攝于美國佛羅里達州馬納索達基區愛云者,心中也裝滿了浪漫。

如今,普雷特把≥365張云彩圖片「裝訂成冊」,讓我們能感受到一天一朵云的浪漫。


用戶評論